第三章 摄政王摄心3

  www.pkgg.net
  距离那天逛完御花园已经过去了四天,而距离微服私访只剩一天。
  这四天里,苏黎天天缠着凤霖陪她用膳,吃完就去逛御花园,逛完继续吃晚膳,美名其曰“凤(ài)卿平(rì)太忙要劳逸结合”,实则在刷她单方面的“(ài)(qíng)值”。
  想起昨天临近凤霖出宫前,苏黎怀着忐忑的心,装作漫不经心又小心翼翼地问了句:“霖哥哥可欢喜黎儿?”
  凤霖轻笑:“自是欢喜。”
  苏黎看着凤霖神色温柔,满眼宠溺的看着她。心中万分(cāo)蛋,男主你至少犹豫一会再回答吧,你这哄孩子的态度让苏黎本黎很受伤……
  她默默反抗:“凤霖!朕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凤霖嘴角轻启,像是为了表达自己的重视,特意拍拍苏黎的肩膀,严肃道:“臣知道,黎儿已经是一个可以担起一个国家的君主了。”
  苏黎气结:“你……”
  偏偏眼前人什么都不懂。罢了罢了,说再多也是对牛弹琴。
  ……
  “奴才叩见皇上。”
  苏黎招招手,让四福站了起来。
  “(rì)前皇上命奴才买的桃花酿,奴才已经带来了。”四福侧过(shēn)子,让后面两个小奴才把酒坛子搬进来。
  看见数十个小胖墩儿,嘴角的坏笑映照出她的好心(qíng),她就不信这么多酒灌不死他。
  “放那吧,等会若是摄政王觐见,直接唤他进来,今(rì)朕要与摄政王一醉方休。”苏黎挑眉,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待摄政王来后,你们就不必在(diàn)内外伺候了。”
  “是,奴才遵命,奴才这就将闲杂人等清理干净。”四福一直偷偷瞧着苏黎的脸,立马磕了个头就退下了。
  苏黎今天特意挑了一件中(xìng)偏柔的衣服,还把头发散下来。看见镜子里终于有一点像女人的时候,又不(jìn)想起男主大人妖孽众生的颜值,她真的想仰天长啸,“系统你玩我呢,也不给俺整好看点。”
  还好宿主虽然不是特别好看,胜在皮肤嫩滑,白白瘦瘦高高的,好歹算个五官清秀,只不过跟凤霖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良久,终于出现开门声。
  “黎儿,何事这么高兴,要与臣一醉方休?”凤霖看着(diàn)中人墨发如瀑,不(jìn)有些疑惑,“黎儿?”
  wdnmd就知道四福那个老太监废话多。苏黎假装淡定地转过头,假装淡定地瞥了眼凤霖,假装淡定地说道:“霖哥哥快入座吧。”
  他远远就闻到了酒香,心中细捻方才四福的话:“王爷今(rì)真是福光满面,难怪皇上要与王爷一醉方休。”
  “黎儿如此,所为何事?”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黎儿,眸中的一闪而过的惊讶显示出了他的不镇定。
  “霖哥哥……没事就不可以和霖哥哥喝酒了嘛?”苏黎暗搓搓地向他抛媚眼,装作(jiāo)羞状。
  奈何男主今天已经被惊到,看着她又这幅样子,干脆默不作声,就淡淡看着她。
  “黎儿命人寻了民间有名的桃花酿,听闻喝过之后唇齿留香,沁人心脾……”还能醉的不省人事。
  当然后半句苏黎肯定不会说出来,只是歪着头傻笑地看着凤霖。丝丝墨发垂到(shēn)前,竟平添几分妩媚。
  凤霖眉梢微挑,只当是皇上今(rì)心(qíng)好,也不再多问,端起酒坛子就倒酒。
  苏黎殷勤地捧着就抿了一口,“哇,真是好酒,霖哥哥你快多喝点!”
  凤霖很给面子地喝了一口,温柔笑道:“当真是好酒,黎儿有心了。”
  苏黎连忙受宠若惊地摆摆手,嘴上打着哈哈,手上可一点也不含糊,一碗接着一碗给他续满,眼看着酒坛子空了一个又一个,男主大人面上已是晚霞遍布。
  反观苏黎早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小脸通红,她咯咯咯傻笑几声,想要站起(shēn)来去抱凤霖,结果刚站起来就摔倒在地,嘴里还念叨着:“霖哥哥,霖哥哥……”
  凤霖看见苏黎摔倒,立马起(shēn)要去搀扶,谁知自己也早已醉上心头,没走两步就晕倒在地。
  而这时,本来已经昏睡的苏黎小眼一睁,赶紧爬起来拍拍手,然后一把扛起倒在地上的美男子,面上通红一片还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若是凤霖此刻清醒着怕是要惊呼此人是谁。
  早在前几个世界,苏黎因为醉酒差点被人强女干,为了解决(yīn)影也为了更好的进行任务,她果断花了10积分向系统买了千杯不醉丸,喝酒如喝水。
  “霖哥哥你帅是真的帅,重也是真的重!”她有些不满地嘟囔着。
  好不容易把凤霖扔到(chuáng)上,苏黎重重舒了一口气。然后把自己腰带一解,(shēn)子一扑,整个人埋在凤霖怀里,一刻不停地为他宽衣解带。
  “妈耶,男主你也太给力了!”苏黎星星眼。
  “瞅瞅这八块腹肌,瞅瞅这完美的人鱼线!难怪你那么重,原来是穿衣显瘦脱衣有(ròu)!”她感叹了一会,看着凤霖红晕遍布的俊脸,大喊一声:“宝贝儿我来了!”
  黄帐内一室旖旎。
  ……
  “黎儿?!”
  听到凤霖低沉嘶哑的声音,苏黎心下一惊,这才睁开迷茫的眼睛,一边揉,一边嘟囔着:“怎么了霖哥哥……今天不用上早朝的,四福知道我们要出去玩。”
  说罢她又伸伸懒腰,等到被子滑落,凉风袭来,她才猛然清醒般,震惊的盯着自己:“我……我怎么没穿衣服?”
  凤霖皱着眉,神色晦暗不明。
  龙榻边到处散落着他和黎儿的衣物,(chuáng)上的点点红晕,她和他**的(shēn)子,无一不在表明昨晚发生了什么。
  瞅着他迟迟不言语,苏黎有些恼,悄(mī)(mī)点亮‘楚楚可人’,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凤霖,可还是耐不住硕大的泪珠溢出眼眶滴落下来。
  “对不起,霖哥哥,昨晚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
  他低着头,浑(shēn)散发着低气压,他想安慰她,可是却不知从何开口。
  打死他都没想到自己一直当弟弟的人会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
  冷不丁回忆起:昨晚苏黎颤颤巍巍站起(shēn)想要来抱她,结果刚起(shēn)就醉倒了。
  难道,昨(rì)真是自己……
  唉……
  听到凤霖叹气,苏黎赶紧揣起拔凉拔凉的小心脏,悄(mī)(mī)地瞅了他一眼。
  “黎儿……”凤霖眉间突起,有些不自然道,“你为何不跟我说……你竟是女子?”
  wdnmd这是拔瓜无(qíng),吃完就想溜?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姑娘心狠手辣了!
  她一下子同时点亮‘梨花带雨’和‘楚楚可人’,眼泪不要钱似的从眼眶跌落,除了哭她什么也说不出口。
  凤霖也不知怎的,一看见苏黎如此,只觉得自己心都化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