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摄政王摄心7

  www.pkgg.net
  凤霖垂眸,“婷儿……本王……”
  他想说些什么,却始终说不出口,脑子里总是(qíng)不自(jìn)地浮现出苏黎的(shēn)影。
  “霖哥哥,以这江山为嫁妆,待我归来之时娶我可好?”
  苏黎明媚的笑容,苏黎一声声灵动的霖哥哥,苏黎一滴滴炽(rè)的泪水,还有苏黎柔软的(shēn)体……
  “噗——”
  秦寇婷见凤霖陷入沉思,剧烈咳嗽起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靖黎,我就知道你是个妖媚(jiàn)货,如今我都这般,凤霖心中竟然还在想着你!若是我度过此劫,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一想到自己是因为靖黎出京,刺客才会找上门,她才会被误伤。秦寇婷就恨得牙痒痒。
  若是苏黎知道了只怕会一口老血喷出来。
  wdnmd这都能躺枪??
  “婷儿!”
  “王爷,王爷既不欢喜婷儿,又何须如此担心婷儿……婷儿不需要王爷惺惺作态……”
  她的语气拿捏的刚刚好,不待凤霖回答,她就晕了过去,刚好眼角那滴泪滑落在凤霖手背上。
  凤霖仿佛被那滴泪烫伤,猛然清醒过来。“御医,御医!快给本王滚过来,婷儿若是有个闪失,本王定要你后悔生于这世间!”
  此时不容他再多想,看着眼前人与母亲十分相似的面容,却要让他再次忍受离别之痛,仿佛再次让他感受到了自己的无能。
  御医跌跌撞撞冲进屋里,一看到(chuáng)上秦姑娘已经晕的不省人事,连行礼都顾不得,赶紧上去把脉,开了各种补药,吊着秦寇婷的命。
  开玩笑,要是她死了,自己这条老命也没了。
  凤霖站在书房,闭眼沉声道:“秋月。”
  “属下在。”
  “将近几年福王造反的证据放给宰相和许尚书。”
  “是,属下遵命。”
  再回眼,屋内已无一人。
  凤霖悄无声息地站在福王(chuáng)前,声音如浸寒潭:“福王爷,近来可安好?”
  “不知摄政王夜晚来访所为何事?”福王睁开眼,悠悠起(shēn),笑眯眯地打探着凤霖。
  夜色朦胧,凤霖一袭蓝袍在黑暗中漆黑如墨,昏暗的月光没能照亮他的脸。
  凤霖不再废话,单手抓住福王靖奇的脖子,“把解药交出来,本王可饶你一命。”
  感受到氧气越来越少,靖奇瞳孔一缩:“王……爷说笑了,本王可不知什……么解药。”
  凤霖不再停留,转(shēn)而去。
  翌(rì)朝堂上。
  凤霖站在大(diàn)上,静静听完宰相大人和尚书大人弹劾福王。
  “福王爷多次派人刺杀本王,如今逆反证据确凿,福王爷之心人尽皆知。”凤霖睨着福王越发(yīn)沉的面色,“如今,皇上正在凉城救灾,朝中安稳自是由本王把持,又怎能让皇上担忧。来人,传本王口谕,福王爷预谋造反,刺杀朝中重臣,于下月初三午门斩首,其子子孙孙贬为庶民,今生今世不可入京,亦不可入宫为官!”
  靖奇面色如墨,“放肆,本王可是皇上的皇叔!你小小一个摄政王可是想要污蔑本王!真是反了反了!”
  凤霖扫了四福一眼。
  四福立马心领神会:“退朝——”
  他率先离开,众大臣看见福王还在疯疯癫癫地自言自语,皆是远远避开,企图造反,能留他子孙一命已是皇恩浩(dàng)。
  下朝后,凤霖便命人去福王府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能带回来的东西带回来。
  而他则一刻不停地出了宫门,往王府而去。
  “婷儿,若你能够清醒,我便娶你为妻……”
  凤霖站在秦寇婷(chuáng)前,目光呆滞。
  秦寇婷和母亲相似的面容重复交替在他的脑海中……他不敢再失去……
  凤霖紧紧握着秦寇婷的手:“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安然无恙。”
  余光,秋月在门外矗立,他心下了然,移步书房。
  “属下无能,并未寻得解药。”秋月跪在地上,“其他的杀手属下已经抓回府中,不过……”
  凤霖握拳沉声道:“说。”
  “属下曾与此等杀手接触过,他们应当是福王府花重金买来的,下手极为狠辣,只研制毒药,从未有解药。”
  闻言男人心下一沉,硬朗的(shēn)子受不住往后踉跄两步。
  母亲,如今孩儿长大了,却还是护不住你吗……
  要是苏黎能听见他的心声免不了暴躁一句:
  wdnmd
  变态恋母癖?
  你就是基佬老娘也要给你掰直了!
  ……
  翌(rì)
  “王爷,老臣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秦姑娘所中之毒属实霸道,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啊!”
  “是啊是啊。”
  下面的几位御医哆嗦着(shēn)子惶诚惶恐道。
  “不过……”李太医像是想起什么,悄(mī)(mī)瞅了眼释放冷气的摄政王,蚊子般呢喃道:“之前先皇也是毒(xìng)发作攻上心头,但是竟然奇迹般回复过来……”
  凤霖冷冷瞪着下面,听力极好的他自是也把李太医的嘟囔收入耳。他隐约记起:
  “霖哥哥,父皇要走了吗?”
  小小的苏黎紧紧拉住他的手,无助的看向自己。
  这时,皇后急匆匆从外面走进来,喂皇上吃了颗药丸。
  “母后……”
  “见过皇后娘娘。”
  苏黎眼泪汪汪不解的看着她。
  “黎儿无须担忧,黎儿的父皇不会有事的。”
  果不其然,天刚擦黑,先皇就清醒过来,而后更是龙体安康,直至皇后去世,他才跟随而去。
  凤霖眸中一闪。
  如今已是秋初,距离黎儿出京自是两月有余,听闻疫(qíng)已然平息,想必马上就能启程回京。
  “罢了,本王知道你们无能,退下吧。”
  众太医如蒙大赦,利落地行了礼,逃命般退出房门。狠怕下一秒摄政王就变了脸色,让他们给那位秦姑娘陪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