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摄政王摄心8

  www.pkgg.net
  苏黎这边已经开始在高高兴兴的返京途中。
  一想到马上就能看见凤霖,她心里是又激动又担心。
  为了不让男主在遇到女主之后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只能下一步险棋。
  好在自己这步棋下对了。
  一想到男主临走前的那句“我等你回来”,她就觉得啥都值了。
  虽然凤霖还是没能逃过秦寇婷的女主光环,依旧对秦寇婷一见钟(qíng)了,但是有她这么一个程(jiao)咬(shi)金(gun)在,凤霖肯定没法把心思全放在秦寇婷(shēn)上。
  一想到这次自己又和男主两个月没有进行深层文化交流,……
  苏黎坐不住了,吩咐人快马加鞭,恨不得立马就赶到京城。
  一路飞驰。
  凉城本也就离京城没有太远,本就只有四天的路程,在苏黎吩咐快马加鞭后,更是两天就到达京城。
  苏黎一(shēn)盔甲还未换下,墨发高束,秋风吹过额前的碎发,为她近(rì)经历风霜越显硬朗的面容,增添几分柔色。
  众大臣将他簇拥在人群最前方,恒古不变的蓝袍让她一眼认出了他,(shēn)上的暗纹在阳光的反(shè)下更显尊贵。
  她远远看见凤霖望着自己的瞳孔一缩,不(jìn)勾唇一笑,夹起马肚,慢慢地离他,越来越近……
  他光洁白皙的脸庞略显消瘦,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琥珀色的眼眸在阳光下如宝石般摄取她的魂魄。那浓密的眉,高(tǐng)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是她时刻惦念的。
  如今那张让她(rì)思夜想的俊容终于近在咫尺了。
  苏黎利落地翻(shēn)下了马,笑颜如花地向凤霖走去。“许久不见凤(ài)卿,朕甚是想、念。”
  凤霖听着苏黎故意的停顿,(shēn)子免不了一僵,他冷眸凝声道:“皇上果然不负百姓所望,能有皇上这样的明君实属百姓之幸啊。”
  她瞪着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奈何后者就是不愿意看着自己。
  wdnmd冰黄瓜。
  一旁同来接驾的百姓和大臣皆跪在地上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苏黎有些气恼,任她怎么盯着凤霖,那人始终不愿抬头看她。只好扭头作罢,“众卿平(shēn),朕既为一国之君,为百姓着想是朕的本分。”
  “皇上,皇上舟车劳顿,还是早些回宫歇息吧。”
  苏黎瞧着左都御史狗腿地看着自己,心里冷哼,老东西肯定没想到自己能活着回来,指不定心里怎么咒骂呢。
  她扭头看了眼凤霖,谁料人根本没心思鸟她,暗自跺脚,一个翻(shēn)又上了马。
  进入大道后就不能一路飞驰了,只能慢悠悠的前进,一边接受百姓的赞礼。
  忍不住目光时不时地瞥向走在自己马侧的男主大人。
  难道真跟女主勾搭上了?
  一想到这,苏黎看向他的目光多了几分幽怨。
  凤霖一直垂着眸子,仿若不问世事,安静地走着。
  到了皇宫,苏黎把几位重臣留在御书房,把其他人都摒退了。
  “皇上,福王爷此次造反已是蓄谋已久,只怕下个月的午门斩首……”宰相语重心长地看着苏黎。
  在宿主的记忆里福王也确实有造反之心,不过那时宿主作死,没等他造反,自己就把皇位送了出去,凤霖登基后手段狠辣,硬生生将福王打的措手不及,也灭了他的谋反之心。
  轮到苏黎这,她自是早有准备,悄悄将朝中福王的爪牙换成自己人。如今的福王只是个纸老虎,一击即破。
  “吴(ài)卿所言极是,不过皇叔已是强弩之末,翻不起大浪。”苏黎摆摆手,示意不用再说了。
  宰相却不这么认为,许尚书显然也是激动万分,抢在宰相之前道:“皇上,臣知皇上尚且年幼,可这逆反之徒营党众多,想来不服皇上,若是贸然将其斩首,只怕会引起余党拼死反扑。”
  苏黎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余党?任他再怎么扑腾,死局已定,朕倒要看看谁会陪他死。再者,就算他们不甘朕这个皇帝,冒死反抗,朕又岂是无能之辈?”
  她明显看见宰相和尚书在他说这话的时候瞥了她一眼,好像在说“是的”。
  她略心虚地瞪回去,撇嘴道:“再者,朕现在有了卫国大将军,又岂会担忧?再不济,朝堂上不还有吴(ài)卿和许(ài)卿支持朕,朕又有何惧?”
  自先皇驾崩起,福王就开始预谋造反,朝中只有宰相尚书摄政王站在自己这边,其他人皆是不看好她,私下与福王联系,就等着她一犯错,找个理由拥她的皇叔上位。
  也因此,这些年尽管苏黎已经做了皇帝,后宫依旧空空如也,也没有大臣上奏。主要是因为他们都觉得她这个皇帝做不久,也不愿把自己的宝贝女儿葬送在一个没有未来的皇帝(shēn)上。
  宰相倒是提起过自己的女儿,可是苏黎拒绝了,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shēn)被人发现。
  宰相就自顾自的觉得皇上是在担心他体恤他,心下更加衷心于苏黎。
  对于这个美丽的误会,苏黎只想说,太棒了!
  两大臣还是一脸不赞同——
  “罢了,此事摄政王处理的甚是妥当,两位(ài)卿无需纠结。”苏黎瞧着老东西暗自摇摇头。
  她要是把自己这些年的成果说出来恐怕会惊掉他们的大牙,为了两位的安全考虑,本皇帝还是低调点吧。
  众人这才看向一直站在苏黎(shēn)后默默无言的樊冀,心下无不想着,此番这位大将军必是要一飞冲天啊。
  “臣能为皇上解忧,为百姓解忧,已是对臣最大的奖赏!”樊冀虎虎生威地走到(diàn)中单膝下跪,那双依旧闪着星光的眼睛忠诚地看着苏黎脚下。
  苏黎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他也是愿意尊重她这个皇帝。
  忍不住嗤笑一声:“能得此(ài)臣实乃朕的荣幸啊。如此,朕便(yǔn)你同摄政王一样,随便出入宫中,一切礼数皆免。”
  如此便意味着樊冀与摄政王平起平坐,是真真重用樊冀。
  “臣……多谢皇上,臣定更加努力,不负皇上重望!”樊冀本想拒绝,瞧见苏黎微微摇头,心下一凛,应了下来。
  但是凤霖,苏黎一直暗暗关注他,谁知冰黄瓜至始至终都只是站在一旁,不曾发表言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