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五中文网>小说书库>其他小说>快穿之女配在此男主别跑> 第十一章 摄政王摄心11

第十一章 摄政王摄心11

  www.pkgg.net
  “朕离京前便让你去查秦寇婷一事,可有结果?”
  她轻敲手指,女主之前对宿主说的什么妹妹,她翻遍了宿主的回忆,又把剧(qíng)啃了一遍,硬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回皇上,属下一路追查到秦姑娘老家,她从小父母双亡,并未查出她有妹妹。”湘雨顿了顿,“不过此人在入摄政王府前,曾在钱大人家做过下人,进入钱家后再未回过老家,之前收养过她的祖母得知她在大户人家做工后,上门找其索要钱财。秦姑娘不愿与她祖母相见,更是私下找人在其祖母吃食中下毒致其(shēn)亡。”
  “哦?”苏黎挑眉,这白月光也(tǐng)黑啊。
  不行不行,她可不愿意和黑月光共用大黄瓜……万一染色怎么办?
  一想到黑黄瓜,苏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湘雨看着苏黎略显狰狞的面孔,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停住看向她。
  苏黎冷不丁瞥见湘雨迷茫的眼神,赶紧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开。
  “咳咳,继续说。”
  “听钱府其他下人说,钱府有一庶出小姐与秦姑娘关系较好。因为钱府大小姐自幼被捧在手心,这位庶出小姐是钱大人与一奴婢的意外产物,顾在全府上下都不受待见,只有秦姑娘进府后愿与其亲近。她只比秦姑娘小一岁,某(rì)钱家大小姐被邀请进宫,那位庶出小姐哭着闹着也要进宫,(shēn)边还跟着秦姑娘。回来后传闻庶出小姐冲撞了先皇后娘娘,翌(rì)暴毙,秦姑娘也被赶出了钱府。”
  想到女主对宿主说的话,苏黎心下了然,想来女主便是从那庶出小姐口中得知她是女儿(shēn)。
  “行了,你退下吧。”
  湘雨抱拳,一个闪(shēn)又隐回暗处。
  看来这位女主也不似她心中所想,那种为了妹妹忍辱负重报复仇人的桥段。
  想必秦寇婷一开始想要搭上钱府大小姐,谁料人家是掌上明珠,根本不屑于和下人打交道。这才退而求其次攀上了那位庶出小姐。也误打误撞从那位庶出小姐口中得知她是女儿(shēn)。
  母后应当是知晓此女子,才会命人了结了她的(xìng)命,毕竟知晓皇室隐秘可不是什么好事。可若是此女并未进宫又怎会闯下祸事,想来定是女主为了荣华富贵想攀上更大的枝头,才会怂恿一个庶出小姐入宫。
  虽然宿主母后夺人(xìng)命不对,可这女主打着报仇的旗号来抢她男人,还夺她江山,不免可笑了些。
  苏黎慢悠悠地回了寝宫,懒洋洋地斜倚在软榻上。
  眯了好一会才好似恍然大悟,“来人,把朕的锦盒拿来。”
  “是。”巧玉一直候在(diàn)门口,听了传唤才入(diàn)。
  没一会她就把锦盒呈出来。
  苏黎摒退宫人,反复打开锦盒,眼光直愣愣地里面静静躺着的润白药丸。
  既然女主一定要做嫩黄瓜心中的白月光,那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做颗朱砂痣了。
  她不高兴地撇撇嘴。
  “四福,滚进来!”
  老太监听到苏黎的声音,心里一咯噔,一溜烟就推开(diàn)门,狗腿地进来叩头:“奴才叩见皇上!”
  苏黎瞄了他一眼,就这尖嗓子听久了还别有风味。
  她招招手,慵懒道:“将锦盒送到摄政王府。宣礼部侍郎觐见。”
  “奴才遵命!”
  四福刚要退下,苏黎又叫住了他。
  她笑眯眯地看着四福。
  “四福啊。”
  “奴,奴才在。”
  “你有没有唱过忐忑?”
  四福蒙了,一时也忘了恐惧,呆愣愣地看着苏黎,不明白皇上这是何意。
  苏黎也只是一时兴起,咂咂嘴,“无事,朕就是随口一说,你下去吧。”
  “奴才遵命。”
  苏黎怎么也不会想到,四福因为她的一句话,在宫中到处打探何为忐忑,无果,又去民间打探,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忐忑是一本鬼故事集。以至于之后四福在她面前冷不丁地给她讲鬼故事。吓得她半夜不敢出恭(上厕所)。
  过了半晌
  “皇上,礼部侍郎求见。”青水入(diàn)轻声道。
  苏黎睁开眼,揉揉脑门,“让他进来。”
  “臣叩见皇上!”邱恒规规矩矩拜叩礼。
  “起来吧。”
  “谢皇上。”他顿了顿又道:“不知皇上传唤臣所为何事?”
  苏黎笑眯眯看着他,当然是月黑风高杀人夜……
  “朕如今除去心腹大患,又平息了疫(qíng),朕甚是高兴啊。”
  邱恒听闻仍旧低着头规规矩矩地应了声:“皇上英明。”
  之前福王想造反谁人不知?除了那几个老臣,其他人都纷纷投向福王麾下,只有这礼部侍郎不吭声,苏黎也拿捏不好他到底什么意思,只好试探一番,若有异心,礼部侍郎也好换人了。
  苏黎挑眉,幽幽道:“哦?邱(ài)卿可知朕的心腹大患为何人?”
  邱恒这才抬起头,看着苏黎的眼睛,不卑不亢道:“臣自是知晓,福王爷罪孽深重,不好好精忠报国,反而生出逆反之心,如今也算是罪有应得。”
  “嗤——”苏黎摇着头笑道:“如此,朕便不追究你的罪过。朕想办个宫宴,庆祝朕的天下太平……你可要好好(cāo)办,若是有何闪失,这礼部侍郎可有的是人想要做。”
  她眯着眼睨着邱恒,暗自打量。
  邱恒听闻,这才敢松了口气。他本只想着明哲保(shēn),却没想到就是这样中立的态度也是对皇上的背叛,想到此,又立马跪下战战兢兢道:“皇恩浩(dàng),臣自是感激不尽!臣定当尽心尽力,让皇上满意。”
  “行了,退下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