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五中文网>小说书库>其他小说>快穿之女配在此男主别跑> 第三十章 摄政王摄心30

第三十章 摄政王摄心30

  www.pkgg.net
  今(rì)便是行刑之(rì),苏黎借口出门散心,早早就来到了刑场。
  她满腹期待想早点见到他,可那人却不这样想,待时机刚好才慢悠悠出现。
  苏黎远远就瞧见了他,依旧是一(shēn)蓝袍,依旧那么俊郎,可他却半拥着秦寇婷,女子也是一(shēn)浅蓝色衣裙,和他是那样般配,两人一边低声细语,一边踱步朝苏黎走来。
  见如此郎才女貌的画面,她只觉心如刀割,眸中酸涩,她微微瞪大眼睛,恨不得冲上去把两人拉开。
  前几(rì),念林每天都会汇报摄政王府的事(qíng),她一直不信不信念林的禀告。因为她不信凤霖会和秦寇婷如胶似漆,不信他们会琴瑟和鸣。
  苏黎仔细地看着凤霖的眼睛,妄图找到一丝破绽,可她终究是失败了。那溺死人的温柔是骗不了人的,她了解他……
  苏黎狠狠握紧拳头,她忍着泪水,高傲地抬起头,冷哼道:“凤(ài)卿倒是别来无恙啊。”
  凤霖却并无反应,他和秦寇婷双双跪地行礼“臣(民女)叩见皇上!”
  动作已经那么默契了吗?
  苏黎抚上心口,一阵阵刺痛感袭来,她趔趄往后退,眼睛一直紧紧盯着凤霖,不愿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qíng)。但他淡然的眸子仿佛在嘲笑她,将她这几天以来引以为傲的自尊狠狠踩在地上。
  完了完了,她就知道不能让男女主单独相处,这回又变成冷漠无(qíng)大冰黄瓜了。
  “起来吧。”苏黎挪开目光,不再在他们(shēn)上停留一丝一毫。
  刑场周围空无一人,百姓都被拦在外面,只有靖奇的家属留在里面,偌大的刑场上面他戴着黑色头(tào),直(tǐng)(tǐng)地跪在地上,灰白的衣服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囚”字。
  “皇上,吉时已到。”大理寺卿举着牌子说道。
  苏黎摆摆手,轻声道:“你看着安排,朕只做旁听。”
  “是。”
  他将牌子一扔,高声喊道:“行刑!”
  刽子手吨吨吨喝了几大口酒,尽数喷洒在大刀上,本就在阳光下闪耀着的刀(shēn),在水光和阳光的结合下更加光芒四(shè),令人睁不开眼。
  就在刀快要落下的时候,原本关闭的刑场大门猛地被人打开。
  一把利剑飞向刽子手的刀。
  哐当——
  刀和剑均落在地上。
  而首当其冲从门外闯进来的竟是曲慕言,他(shēn)后还站着数位她的“好大臣们”,原佩钦无疑也在。
  曲慕言高坐在马上,(yīn)鸷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那(shēn)雪白的衣袍如今充满了违和感。
  苏黎真想把他衣服扒下来,真的是侮辱了那抹白。
  曲慕言朗声笑道:“皇上,别来无恙啊。”
  苏黎挑眉,没想到这坏人和她还(tǐng)心有灵犀的嘛。她也朗声笑着回应:“几(rì)不见,曲公子果真是让朕刮目相看啊!还有朕的好(ài)卿们,你们是不是站错边了?”
  那群大臣见苏黎目光一凛,都是低下头不语,倒是原佩钦抬头看着她,面露嘲讽。
  苏黎心中的小人:我掐死你个老不死的,还嘲讽我,我一个女的容易吗,不仅要保家卫国还要跟女主抢男人,内牛满面。
  “皇上过奖了,今(rì)本公子就来取你(xìng)命,让你得以和九泉之下的父母团聚。”
  曲慕言腾地一下站起(shēn),他将剑狠狠甩向苏黎所在的位置,撕心裂肺地喊到:“去死吧!”
  看着飞在空中的剑,苏黎忍不住心中呐喊:wdnmd反派杀人前不是应该废话连篇嘛!完了,先动左脚还是右脚……怎么办,好像连眼珠子都转不了……
  千钧一发之际,苏黎只觉一阵风过来,自己随之转了一圈,那把剑擦着她的头而过,狠狠插进木头里,竖立在地上微微颤动,刚才转(shēn)间她看见自己的一缕发丝被利剑斩断还在空中浮沉。
  凤霖看着怀中人瞪大双眼,愣在原地,眸中浮现一抹担忧,他忍不住开口:“皇上,没事吧。”
  苏黎缓过神来,她确实是被吓到了,不过不是被剑吓到的,而是被曲慕言那尖锐的嗓音吓到了,她还以为那是四福独有的声音,看来曲慕言也很有潜力做太监……
  不过现在听到凤霖关心她,久违的怀抱又是那么温暖,让她贪恋不已。
  只是一旁不知何时又跑回来的秦寇婷一把推开苏黎,恶狠狠地警告她:“离王爷远点!”
  苏黎被推得差点摔倒,堪堪稳住脚步,她看向凤霖,后者却一言不发。
  wdnmd冰黄瓜
  苏黎站直了(shēn)子,狠狠瞪了秦寇婷一眼,你是女主就能瞬移?
  然后看着曲慕言,笑呵呵道:“曲公子这么着急做什么?想来曲公子为了救福王爷而行刺朕,定是用(ài)至深吧。”
  曲慕言猛的抬起头,黑沉的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她,(yīn)鸷的嘴角收起,“你怎么知道?”
  见曲慕言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她勾勾唇再次开口:“可是怎么办呢,毒已经下去了呢,他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腐烂,慢慢地死在痛苦之中呢。”
  “你什么意思!”曲慕言猩红的双眼紧紧锁住苏黎。
  苏黎看了看他(shēn)旁的“靖奇”,淡淡道:“朕是说,你的福王爷已经死了。早在四天前就死了。”
  闻言曲慕言根本不信,他温柔地抱住(shēn)旁人,恶狠狠地瞪着苏黎:“你这个死到临头的小人还在满口胡言!”
  苏黎淡笑,不做回答。
  如今刑场布满厮杀之声,苏黎带来的护卫已经屈指可数,曲慕言的人站立在他周围,众人看着曲慕言抱着靖奇,虽有惊讶却也不敢表露。
  原佩钦像是早就知道一般,冷静地站在一旁,只是那双眼从未离开过苏黎,他总觉得皇上太平静了,平静过头了。
  曲慕言见她如此,不(jìn)心中彷徨,他的从方才到现在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他忍着心中的疑虑,温柔似水地看着靖奇说道:“奇哥哥,你怎么一直不说话,是累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