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摄心38

  www.pkgg.net
  接下来的几天,苏黎一下了朝就卧(chuáng)休息,什么都吃不下,每天就喝些清粥续命。这几(rì)都不见凤霖,念林来报,凤王府也没有他的(shēn)影,苏黎整天除了上朝就是睡觉,没有精力再去追查,总之成亲那(rì)能见到他便可。
  这(rì)苏黎早早摒退宫人,换上宿主珍藏多年的红嫁衣,涂抹胭脂,戴上凤冠。她呆呆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柳眉星眼,一点朱唇,原本平淡的五官变得好看起来,果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这一(tào)动作下来,她已经吐了三次血,将染血的帕子藏好,她拖着疲惫的(shēn)子坐到(chuáng)上,拿起一旁的金丝红布盖在头上。闭上眼睛静静等候。
  脚步声渐近。
  “黎儿?”
  凤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黎扯扯嘴角,还好他来了。她振作精神,想要说你终于来了,可是话没出口,喉间腥甜涌上,她只能紧闭着嘴,闷闷“嗯”了一声。
  (chuáng)上人凤冠霞帔,腰带显衬出纤细的腰(shēn),一双玉手交叠在膝上。凤霖只觉眼眶湿润,不知该说什么好,“皇上这是作何?”
  苏黎不说话,盼着他赶紧掀起盖头。结果久久感受不到光明,却是听到他的脚步声,他竟然要走!
  “你……噗……”
  她一把扯开盖头,站起(shēn)想要去抓他的手,可这幅(shēn)子早已是强弩之末,她刚站起来就无力地摔倒在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问声凤霖猛的回头,瞳孔微缩。只见女子趴在地上,精致的妆容也难掩虚弱,被鲜血染红的唇深深刺痛他的眼。那双绝望无奈的眼睛,正紧紧盯着他。
  “黎儿,黎儿没事的没事的。”他飞扑到苏黎(shēn)边,紧紧抱住她,仿佛这样才可以让心不那么痛。轻轻拭去她嘴角的鲜血,嘴里一直喃喃低语,不会有事的。
  几(rì)前他就已经派大夫悄悄给苏黎诊治,得到的结果却是毒已攻入心房,无力回天。可是他不信邪,这几(rì)他远离京城,去寻找传闻中活死人(ròu)白骨的神医,奈何神医在妻子逝去后就不再出手。他在神医家门口跪了整整两天两夜,不论神医怎么劝他,他都不曾动摇,只愿心里的人儿能够平安快乐。终于体力不支昏过去,神医也终于答应愿意随他入京。这不刚入宫,他(shēn)上还是几(rì)前的衣服,一路风尘仆仆只盼着早(rì)见到苏黎。
  苏黎感受到(shēn)上的怀抱,有些欣慰地闭了闭眼睛,她努力扬起嘴角,想像以前一样俏皮地问他“霖哥哥,黎儿好看吗?”可是出口时却是那么苍白无力,鲜血随着嘴角流出。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黎儿不会有事的,霖哥哥给黎儿找了神医,黎儿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凤霖慌乱地擦拭她的嘴角,可是那血却像奔流不息的河水,怎么也擦不干净。
  一把抱起苏黎走出内室,神医正在外面等候。那老头子一看苏黎这副垂死模样,眉头紧锁,心中已然叹息。拗不过凤霖的眼神,他也尝试为她把脉,注定是要让这痴(qíng)男子失望了。
  老头子摇摇头,不忍看他悲伤的瞳孔。“没用了,这毒甚是霸道,自母胎就带在(shēn)上,如今已是攻入心头,怕是熬不过今夜。”
  苏黎有些开心地笑着,她原以为男主真的如此冷漠无(qíng),弃她不顾,原来是去为她找大夫了。她费力地抬起手抚上他的脸,喃喃道:“霖哥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黎儿太笨了,让血污了霖哥哥的衣袍……咳咳……”
  老头子默默退出(diàn)门,把时间留给两人。
  凤霖忍住眼中的酸胀,强撑着笑道:“黎儿莫要信那庸医胡言乱语,黎儿一定会好的,不止今晚,黎儿还有好多好多夜晚要度过,黎儿会……”
  苏黎用手封住他的唇,泪水顺着脸庞滑落,她痴痴地望着他,那双眸子如今终于只有她一个人了,真好啊。
  “黎儿的时间不多了,霖哥哥听黎儿说可好?”
  “霖哥哥可知今(rì)不止是你的成亲之(rì),更是黎儿的及笄之(rì)。小时候父皇母后就告诫黎儿,要将药丸保存好,一直熬到及笄之时才可服下,才可以继续活下去……”
  凤霖瞪着通红的眼睛深深看着她,那颗药……难道是给秦寇婷的那颗药。他想起那(rì)苏黎嬉笑着说“即使这药会要了黎儿的命,霖哥哥也还是要拿走吗?”,可他竟只作戏言,毕竟当然秦寇婷为了救他命悬一线,而黎儿却也那么容易就把药给了他,把她的命给了他……
  嘶哑着嗓子近乎发狂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苏黎将头贴近他的(xiōng)口,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声,竟觉得无比心安。她楞楞地看着前方,眼神没了聚焦,似乎在回忆,“因为黎儿(ài)霖哥哥啊。霖哥哥和黎儿在一起十几年的光(yīn),却抵不过秦姑娘的一面之缘。那(rì)黎儿也只不过在赌,赌黎儿在霖哥哥心中到底有几分重量……”
  “可是黎儿输了,一败涂地。尽管如此,能看到霖哥哥开心黎儿也就开心了。霖哥哥自从见了秦姑娘后就开始疏离黎儿,本以为秦姑娘康复后,霖哥哥会待黎儿更好。”
  说到这她顿了顿,看着凤霖失神的脸,长叹一口气,拿开他不停擦拭她嘴角的手,任由鲜血流淌。主要是擦也擦不干净,反而蹭的她脸疼。
  “尽管黎儿再嫉妒她,黎儿都不曾有过害她的心思,那(rì)她落入湖中,霖哥哥想也没想便给黎儿定了罪,尽管黎儿百般解释,甚至把证据摆在霖哥哥面前,可霖哥哥仍旧偏袒于她。”
  她看着他的眼睛,凄切笑着,“凤霖,你可知我的心有多痛……”
  凤霖闻言也不出声,下意识地抱紧怀中的人,他不敢说话,他知道说什么都是错的,说什么都无法改变伤害她的事实。是他亲手把黎儿推向死路,一切都是他自己选的,都是他该死。原来早在遇见秦寇婷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始伤害黎儿,伤害这个他一直想要藏在心底,用力呵护的女人,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
  炽(rè)的泪浸湿了苏黎的衣领,她楞楞地看着男主埋在她肩窝处的头,透过衣服传来的湿软无一不告诉她,他在哭。印象里即使凤母死了他也只掉过一次泪,而后即便再苦再累他也不曾哭过几次,伤心至极时也会咬牙忍住。本以为这个男人已经坚强到和眼泪说再见,没想到如今会为了她,落泪……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