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总裁慢慢吻1

  www.pkgg.net
  她在空间里自闭了几天,说是几天其实空间里并没有时间变化,只是她醒了睡睡了醒了四五次,饿了就吃(chuáng)。后来系统实在看不下去,一脚把她踹进任务世界。
  【世界转移成功,是否接受剧(qíng)?】
  冷漠鄙夷的声音在她脑子里响起来。苏黎狠狠皱着眉头,揉揉有点疼的(pì)股,也不知道系统这东西没长脚怎么踹人,还那么疼,诅咒它上厕所没纸……
  “顾黎,你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客人都在等着吗?!”一道尖锐严厉的女声冲入耳朵。
  苏黎转头,那女人年龄看起来30左右,穿着一(shēn)西装(tào)裙,头发一丝不苟地盘起来,此时正紧皱着眉头看着她。
  这里是厨房,屋内锅碗瓢盆俱全,还有些她没见过的餐具。厨师一刻不停地烧菜摆盘,周围服务员也忙的不停转,好像只有她闲下来了,就连那女人手上都正端着一盘沙拉,似乎正准备上菜。
  现在还不是时候接受剧(qíng),只能先应付过去再说了。心里默默在“否”上按了一下,然后她鞠躬向女人道歉,连忙看起菜单,端着一盘牛排跟别的服务员一起往外面走去。
  “阿黎你怎么回事,今天人那么多,母老虎本来就忙的乱发脾气,你怎么还撞枪口上了?”跟她说话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和她穿着一样的制服,系着围裙。她悄悄偏过头,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母老虎?看来那个女人应该是个主管什么的吧,反正职位比她高就对了。至于这个年轻女孩,她一点剧(qíng)也没接受,也不知道人家是谁,只能先笑哈哈地说句“没事啦。”
  走出后厨,苏黎才发现这个餐厅居然那么有(qíng)调,优美的钢琴声跃入耳朵,昏暗的灯光闪烁,每个桌子上都有两盏烛台,烛火跳动之余增加几分柔美和温暖。这个餐厅还是高层,大大的落地窗外,美丽的夜色一览无遗。
  美是很美,关键是苏黎本来就对这里不熟,一眼望过去竟然不知道在哪看桌号……
  她端着盆牛排在门旁边傻站了一会,手足无措地看着客人们。这时刚才那个女孩已经上完了菜,看她还站在这,连忙快走过来,她皱着眉,有些着急道:“你怎么还站在这?要是被领班看到又要挨骂了。”
  苏黎抿着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知道12号桌是哪个……”
  “哦天哪,你不会是发烧了吧,脑子坏了?工作大半年现在还迷迷糊糊的。”女孩叽里呱啦数落一堆,苏黎表示很无辜,就睁着眼睛看着她,女孩一哽,悄悄指着用餐中的客人无奈道:“那一列是1-6号桌,那一列是7-12号桌,靠窗是13-19号桌,记住了吗?”
  她点点头,难怪看不见桌号,原来是这么记得。脚下不停,赶紧把还在滋滋作响的牛排端到12号桌。
  她刚上完菜,一个男服务员走过来说道:“阿黎,7号桌的客人要两杯柠檬水。”
  苏黎赶紧点点头就往后厨走去。而那个男服务员(shēn)后7号桌的客人正转过头看过来,刚巧那时苏黎已经往后厨走去。
  走到后厨,兜望了半天也没见着柠檬水。又看着眼前忙碌的众人,苏黎一阵头疼,想开口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磨叽半天,怕耽误客人,她只好硬着头皮拍了拍离她最近的厨师,笑哈哈地说了句:“哥们,客人要两杯柠檬水!”
  男人奇怪地看看她,好像在说你今天没吃药?他愣了一下后,继续手下的工作,皱着眉有些愠怒道:“柠檬在冰箱,自己做去,我们天天这么忙难不成柠檬水还要我给你做好?”
  苏黎点头哈腰又道了歉,然后走到冰箱前,结果一下子居然没把冰箱给打开,她又拉了好一会还是没打开,但是周围人根本没空理她。心中恼怒,她狠狠锤了冰箱一下,然后一道光泄出,搞半天这冰箱是从中间开的……
  里面黄柠檬青柠檬都有,苏黎也不知道柠檬水到底用哪种,干脆两种各拿一个,给柠檬来个一刀两断,一杯挤一点,拿着托盘托着两杯水就走出去了。
  走到一半她发现服务员都是单手托着托盘,另一只手背在(shēn)后,眼珠子动一动,她也学着这样做,感觉自己瞬间专业极了。
  “先生您好,您要的柠檬水。”苏黎背着手站在7号桌旁,垂眸看着男人的侧脸。
  不得不说这位客人真是帅啊。烛光下微微泛黄的脸蛋,(dàng)着一圈圈温暖的光晕,纤长的睫毛垂着,坚(tǐng)的鼻梁,刀削般的下巴,还有那正在滚动的喉结。
  是(ài)(qíng)啊。苏黎完全臣服于男人的颜值之下,导致她没看到男人对面的女人正不满地看着她。
  “把水放桌上就行了。”女人的冷哼声打断了她的花痴。
  苏黎红着老脸,把水端到桌上。谁知道一杯水刚放到桌上,另一杯水就因为重心不稳,尽数倒在男人(shēn)上。因为苏黎第一次当服务员,挂羊头卖狗(ròu),虽然单手托着托盘,却并没有正确掌握。两杯水本来放的距离就有一些,她将一杯水拿开后,另一杯不出意外翻车了。
  “啊!彦熙你没事吧!”女人的惊呼声刺的她耳朵一疼。接着就看见男人制止女人要起(shēn)的动作,低沉的声音略带温柔地说着没事。
  完犊子了……。
  可能是宿主本(shēn)作为服务员的职业素养,导致她当时满脑子都是完蛋了这个念头,全是害怕失去工作的恐惧。她不停地跟男人道歉,奈何那男人就像听不见,也可能是故意刁难。他拿着帕子擦拭(shēn)上的水,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尽管苏黎再怎么用力道歉,他都不屑于看她一眼,只是薄唇轻轻吐出无(qíng)的话:“辞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