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总裁慢慢吻4

  www.pkgg.net
  另一边,自从苏黎说要去上厕所以后,顾彦熙就乖乖坐在椅子上等她。黑漆漆的眸子一直盯着餐厅的门。
  不知过了多久,餐厅的人越来越少,窗外的街道上也慢慢变得冷清。顾彦熙一直保持着面对门口的姿势坐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门口。
  叮铃铃——
  他的手机响了,明亮的屏幕在黑暗中尤其清晰。来电人明晃晃地写着“白小小”三个大字。顾彦熙冰封的脸有一丝裂痕,他连忙拿起电话接了起来。
  “彦熙,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好想你啊。”那头白小小委屈的声音传过来,顾彦熙心头一软。
  他面上略带温柔,声音却是依旧冰冷,“我在等姐姐,你先睡吧。”
  等他说完,电话那边就彻底炸了,他都可以想像到白小小一边挠着头发一边怒吼着跟他通话的(qíng)形,他无奈地安慰道:“小小你不要多想,她是我姐姐我自然(ài)她。”
  白小小哭着举着手机,撕扯着嗓子吼道:“顾、彦、熙!你就去等你那个姐姐吧!我白小小这就离开!”
  不等他回答,电话已经关闭,呆呆的看着手机,原本寒冬腊月的脸更加冰冷。不过显然顾黎现在在他心中更加重要,即便白小小这么说,他也没有动摇,稳稳地坐在椅子上。
  那边的领班站在吧台好一会,本来都下定决心了。一瞅到他脸色又变难看,小心脏一抖,有些为难地看着他说道:“顾少爷,我们这快下班了,你看……”
  顾彦熙依旧看着门口,声音如浸寒潭,“滚。”
  领班笑呵呵地滚了,她现在都快气炸了,也不知道那个顾黎怎么想的,这么个金大腿不赶紧抱好,竟然还想着逃跑。逃跑就算了,平白无故连累了她,顾彦熙她气不起,总能气气顾黎吧。
  陆续有员工要求下班,她也不好扣留人家,只能同意。转来转去纠结半天,她又僵着脸走到顾彦熙(shēn)边,哂笑道:“我看顾小姐今天是不回来了,您不如明天再来吧。”
  顾彦熙没有理她,只是看着门口的眸子略显黯淡。
  别问苏黎要是看到他这样会不会心疼,因为人家想完事(qíng)以后拍拍(pì)股就去银行把钱都取出来,先吃了顿炸鸡好好犒劳自己,然后又逛了逛街,买了一堆衣服,还去了电玩城钓了一堆娃娃。最后随便找家宾馆,开了间房,现在正在愉快地和周公探讨谁的棋艺更加高深。
  那边惬意放松,这边就是水深火(rè)。领班见顾彦熙油盐不进,奈何她又不敢把这位大爷一个人丢在这,店里员工陆续都走了,只剩她和顾少爷了。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遇到顾黎这个大爷,好好的女人怎么说傻就傻,给个金主都不要。心里不知道把顾黎骂了多少遍。
  又特意在顾彦熙眼前晃悠几圈,可惜人家根本就没把她放眼里,就面如止水地看着门口,一副不等到人誓不罢休的样子。她垂头丧气地趴在前台,悲催地想到自己可能要在餐厅度过一晚了。
  突然想起来,这种大少爷一般都有助理吧!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悄悄打了黎明公司前台的电话,结果还真联系到顾彦熙的助理许覃(qin)。
  “顾少爷,我已经帮您联系助理了,他等会就来接你。”她小心翼翼地看着顾彦熙冷若冰霜的面容,狠怕此人下一秒就要发飙,毕竟让她从晚上七点一直等到深夜十二点,她不把那人宰了怎么对得起她自己?不过她现在很开心,因为终于快能下班了。
  顾彦熙继续无视她,他不关心的人没必要浪费口舌。
  待许覃来了以后,领班赶紧把钥匙交给他,然后利索地背起包,头也不回地就溜了。
  许覃有些讶异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毕竟他知道男人最是讨厌等待,就算再重要的单子,只要对方迟到,多丰富的报酬他都不签。为这倔脾气不知损失了多少钱,一想到这他就觉得心肝肺都疼,哪有跟钱过不去的男人?
  “熙,你这是咋了?和白小姐吵架了?”想了想,好像除了白小小,也没人能够让他干出什么惊人的事吧。
  毕竟能让一座冷冰山不顾一切都要养在家里的,只有白小小;那段时间白小小绝食,他就点了全城的外卖,只为有一份能够合她胃口;后来白小小吵着闹着要出去,为了让别人看不见她,他把整个区包下来,让她能够自由在街上溜达,包下那个区一下午就花了一个亿……
  顾彦熙见他来了,愣了半晌才低下头,闭上酸涩的眼睛,沉声道:“我看到姐姐了。”
  许覃摸摸脑袋,不知道他说的姐姐是什么意思。然后恍然大悟地拍了下自己的头,又吃痛地捂住:“我去……不会是你那个,你那个、在你10岁那年和你走散的那个姐姐?”
  他(shēn)为顾彦熙的贴(shēn)助理,一直贴(shēn)了十年,从他十五岁开始做他的生活助理,一直到他20岁开始接手公司事务后,他也荣升为公司兼生活助理。所以有关于顾彦熙的事自然什么事(qíng)都一清二楚,包括顾彦熙会和白小小谈恋(ài),也是因为她长得像极了他曾在顾彦熙房里,看到过的照片里的那个小女孩。他还劝过顾彦熙,这样会让别人受伤的,顾彦熙还算听话,一五一十和白小小说了,人家是听进去了,和顾彦熙大吵了一顿,也确实是分开了,只是最后又莫名其妙在了一起。
  若是苏黎在这肯定要感慨一句:啊该死的女主光环。
  看到男人点点头,他更震惊了,明明查到那女孩是被卖进了山沟沟里,具体哪个山沟沟一直查到现在都没有查出来,原以为一辈子不会再见到那个女孩了,谁知道今(rì)就偶遇了?这难道就是该死的缘分嘛?
  “姐姐在这里工作,我要她的所有资料。”顾彦熙抬起修长的腿,站起(shēn)不在等待,利落朝门口走去。
  许覃楞楞点头,跟着他一块走出去。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查被拐卖人口和农村的外来人口,倒是忽略的a市这个大城市,谁能想到一个被拐到山沟沟里的人还能出现在大城市。反正许覃是没想到,看来接下来有的忙了。
  不过又想到白小小那个暴脾气,这会肯定又要闹了,也不知道这臭小子打算怎么办。。
  许覃幽幽地看着男人的后脑勺,下一秒前面的人就像感受到他的视线一般,冷不丁地转过头,把许覃吓个半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