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总裁慢慢吻5

  www.pkgg.net
  就看见男人站在电梯口,面不改色的说道:“我现在就要知道姐姐在哪。”
  不难听出他语气中的委屈。许覃心疼地看看他,这位大少爷毕竟被人放鸽子放了那么久。但心疼归心疼,大半夜让他去哪找人?他苦笑着说:“兄弟别搞我啊,大晚上的不睡觉,上哪给你找人?”
  顾彦熙不语,看着许覃微微笑。
  “别看着我,笑的怪吓人的……”许覃整张脸皱成一团,和男人对视半晌,他泄了气,撇着嘴不死心道:“你怎么确定她一定是你姐姐,万一只是同名同姓呢?再说了,分开那么久,她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
  顾彦熙闻言低头垂眸,声音略微颤抖道:“她就是姐姐,她的右手上有疤。”
  小时候父母出去旅游,家里虽然有保姆,但是耐不住小孩子天生淘气。顾黎那时刚到顾家,想不习惯叫阿姨帮忙,就自己跑到厨房抱着水瓶出来,刚喝完水没多久,就看到顾彦熙这熊孩子趴在水瓶旁边,小脚一翘。眼看着水瓶要翻,说时迟那时快,顾黎一把用手扶住,奈何还是有水撒了出来,好在都撒在她手腕上了。
  那水是刚烧开装进去的,顾黎觉得自己做了错事,也没敢把手露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就捂着被烫着的手跑回屋里了,疼的没心思关心顾彦熙,手上也就因此落下一个疤。
  顾黎只想着要是臭弟弟受伤了,她肯定会被骂吧,再严重点可能会被赶出这个家,所以才会这么义无反顾地伸手去扶。而这个举动却在小小的顾彦熙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他就觉得是自己的错害姐姐受伤了。
  而刚才,苏黎在给他们上水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她右手上有疤,只是衣袖半遮半掩看不清,他只能按耐住心里的着急,在她道歉时一个劲地盯着她的手腕看,直到确认就是她。
  思想回笼,顾彦熙的眸子暗了暗,“一定,要找到姐姐。”
  下一秒,他俩并肩出现在公安局。
  许覃看着值班的两个警察,笑呵呵地说:“这么晚还不睡啊。”
  其中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警察抬眼看看他,没好气道:“大晚上不睡觉来警察局晃悠什么?”
  是啊,大晚上他不在(chuáng)上做梦,还在外面晃(dàng)他到底是为了啥?幽怨地瞥了瞥顾彦熙,继续跟警察说道:“我们要找一个人,需要看监控。”
  然后就见那警察猛地转过头,瞪着眼睛盯着许覃旁边默不作声的顾彦熙,又扭头看看自己电脑,上面火红的标题写着“我国首富顾彦熙又成功竞标与(rì)本shine公司进行跨国合作”,来回看了两三眼,直到确认电脑上那个人和门口那人90%相似。他收起惊讶的嘴巴,一改态度,笑嘻嘻的站起(shēn)说道:“顾总裁想找人我们肯定配合!”
  许覃挑眉笑了笑。
  听到他的话,另一个站着的警察眉头一皱,监控又不是谁都能看的,他刚想说话就刚才被坐着的警察拦住。嘴边一顿,摸不着头脑地看着他。
  那个人笑眯眯的看着顾彦熙说道:“我现在就给您调监控!”
  顾彦熙微微点头,和许覃跟在警察(shēn)后一起走到监控室,另一个警察就留在外面看着,嘴里还不满地嘟囔着“要是被局长看到,有得骂了。”
  这边看监控的两人显然表(qíng)不太好,许覃是憋笑憋的脸疼。顾彦熙是真的面色黑沉。
  这个警察按要求找从商场出来的女人的(shēn)影。就见那个女人飞奔着逃命似的从大门冲出来,一路冲到新湖公园,半小时后又悠哉悠哉地去了黎明银行,出了银行直奔商业街,去了美食城,一小时后又出来逛街,提了不少袋子,然后又去了电玩城,出来时背着一大袋娃娃,最后去了月兰宾馆。
  坐在位置上的警察只觉得从看到女人逃命地冲出来开始,(shēn)边的顾总裁就开始散发冷气,而后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他甚至怀疑是不是空调开太低了。
  而一旁的许覃憋的脸色通红,肩膀一抖一抖的,但是看着顾彦熙快要滴墨的脸,给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笑出声。讲真憋笑比憋shi还困难,于是就听到他颤抖的语气和没法控制的声调,“彦熙,我看你姐姐过得(tǐng)滋润的。”
  何止是滋润,苏黎的(shēn)影像极了在笼子里许久难得被放飞的小鸟,那个雀跃、那个激动啊。这也不怪她,在古代位面无聊的呆了那么久,好不容易轮到个现代世界,不好好玩玩都对不起她自己。
  顾彦熙垂下眸子,拿走许覃手上的车钥匙就要走。
  那警察一直关注着顾彦熙,一看他要走,赶忙站起(shēn)就要送他,送到门口还特意告别道:“顾总,我叫杨杰,以后还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啊!”
  听到同事这么说,看门的警察心里有点不屑,看来那个男人是个有钱人,也不至于这么巴结吧。谁知道隔天他就后悔没有巴结顾彦熙了,因为那个叫杨杰的警察瞬间从一个小小的巡警升职成了治安队队长,每(rì)坐在办公室指挥别人巡逻。
  顾彦熙没回头,只有许覃笑着跟杨杰招招手告别,然后一溜烟小跑到顾彦熙(shēn)边,调笑道:“想通了?要回家睡觉了?”
  男人不语,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位,他见状赶紧绕到另一边想打开车门,奈何他吃(nǎi)的力气都用出来还是没打开。
  现在虽然是夏天,但怎么说也是深夜,许覃穿着个短袖腿上(tào)了个大裤衩,一阵风过来他觉得自己的腿毛都在抖。没办法又回到驾驶座旁敲敲车窗。。
  顾彦熙扭过头,摇下车窗,面无表(qíng)地盯着他,淡淡道:“笑够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