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总裁慢慢吻10

  www.pkgg.net
  一直到天色渐黑,广场上的人来来去去一波又一波,苏黎早就困得不行,看到一半跑到人群外的椅子上坐着,手撑着脑袋没一会就睡着了。
  总觉得(shēn)边安静下来,她迷迷糊糊睁开眼。
  就见广场上人群已经散去,三三俩俩地散步交谈,还有小孩子在广场上学滑板。她一边舒服地眯眯眼,一边凉凉地想着,舞蹈团都走了,那男的也不见了,光口头上答应得好,啥实用信息都不知道,空欢喜一场啊。
  “醒了?”
  耳边传来干净沉稳的男声,她吓得连忙坐正(shēn)子,扭过头道歉的话刚说到一半愣住了。
  男人一头长发微动,额前的碎发显得人愈发温柔,他甩了甩僵硬的胳膊歪头和苏黎对视。
  竟然是下午那个男人,苏黎真是又惊又喜,她还以为人走了呢,连忙说道:“原来你没走啊!”
  男人瞥了她一眼,用纸巾擦去肩膀上的口水,无奈道:“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问我名字和联系方式,谁知道你居然这么能睡。”
  我giao!
  苏黎满脸复杂地看着男人肩膀上的水渍,后知后觉地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擦去嘴角的口水。她没想到坐着睡觉也能流口水,也不知道臭不臭……丢人丢到外婆桥了,她也是要面子的好嘛。
  男人看着她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扑哧笑出声道:“睡都睡了,怎么还害羞了?”
  “谁害羞了!”苏黎猛地抬起头瞪着他温润的笑脸,只觉得欠揍的很。“我这是整(rì)为生活奔波,太累了才会睡着。每时每刻都想着自己下一刻就会流浪街头……活着真难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鬼头鬼脑地看着男人,心里早就算计好了,如果这男的说话不算数,她立马就扑上去揍一顿再说。
  没让她失望,男人站起(shēn)伸了个懒腰,从上衣口袋裤子口袋拿出一张微皱的名片,“我叫刘洺硕,电话和地址都在上面,明早八点不要迟到。”
  苏黎立马双手接过,狗腿地抚平名片上的褶子然后珍惜地放进口袋里,笑眯眯道:“好嘞老板!”
  刘洺硕道:“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家吧。”
  见他转(shēn)要走,苏黎慌得站起(shēn)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别啊老板,该吃晚饭了,我请你吃炸**!”
  开玩笑,她现在还得躲着男主呢,这天都黑了,晚上睡哪还没着落。如果去住酒店,开房肯定要(shēn)份证,要是又被男主找到了,那她不就白忙活了。
  刘洺硕转过头,从头到脚认认真真地打量着苏黎,尤其在肚子那里多看了一会,摇摇头啧啧道:“我不吃炸鸡,也不吃晚饭。”
  苏黎被他看的有些发毛,没好气道:“不吃就不吃,陪我逛街去。”
  不待他反应,苏黎一把拉过他的胳膊就走。
  “喂,你干嘛啊!”
  “体验生活。”
  刘洺硕一把甩开她的手,皱着眉头道:“我晚上还有约,你早点回家吧。”
  是时候了,试问女人(ài)作怎么办,居家必备技能——楚楚可人。
  苏黎默默点亮技能,再次拉住他的手道:“你是要去吃饭吗,可不可以带着我,求求你了你最好了,好心人好事做到底嘛。”
  他原本还不耐烦地想要拒绝,毕竟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虽然聘请她做编舞老师,也只是觉得她说的话有趣而已,若只是纸上谈兵,他肯定会毫不留(qíng)面地辞掉她。
  可看着她委屈巴巴的脸,他只觉得自己蓦然心软,竟然也就答应了。
  “那好吧。”
  苏黎放心地收回苦瓜脸,笑眯眯地跟在他(shēn)后走着。
  果然是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积分没白花。
  刘洺硕走到路边拦车,看起来要去的地方应该不近。
  苏黎好奇道:“我们去哪啊?”
  “别墅区。”
  他低着头,面容有些冷淡,显然是不太喜欢即将要去的地方,明明是去赴约,看着像去打仗。
  按理说看见别人这幅样子正常人都会打住嘴,老老实实待着。像苏黎这样不会看脸色的还真不多了,她没忍住心里的好奇,“别墅区?能住别墅应该很有钱吧!是你朋友嘛?”
  果不其然,刘洺硕没理她,凉凉地看了她一眼,等车子来了以后就开门上车,苏黎觉得要不是她钻进车子的动作快,刘洺硕肯定丢下她就跑了。
  坐上车后苏黎就不敢说话了,一方面是晕车,另一方面是男人脸色真的太差,感觉惹急了要咬人的那种。
  a市是c过最先进最豪华的城市,首都有的交易(jìn)制这里都没有,所以危险系数高一些,但是总得来说还是比别的国家安全很多。
  她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呼啸而过的风景,无一不是高楼大厦,很少见到平方矮房。随处可见人群聚集,她还是在停车等绿灯的时候才看清楚,原来是那些明星在路边演出,看来这里的明星很接地气啊,时常在城市里露头,就是辛苦保安了。
  苏黎看着龇牙咧嘴伸长手臂全(shēn)都在用力的保安,真是太不容易了。
  期间她都有悄悄瞄几眼刘洺硕,但是他自从上了车以后就面色凝重魂不守舍的。本来还想劝他不去就不去呗,姐姐请你吃炸鸡,但是之前跟他说话他都恍若未闻,也就作罢。
  闹市渐渐远去,马路上的车子屈指可数。一片片绿地映入眼帘,高高的松树立在两边,苏黎把头伸出窗户往外面看去,远处矗立着一栋栋庄严豪气的别墅,一看就是她这种(shēn)上只有两万块钱的人来不了的地方。
  “小心头被割掉。”
  冷冷的声音刺得她一激灵,也没心思再看风景,收回脖子狠狠瞪了他一眼。。
  刘洺硕说完话看都不看她一眼,目光始终放在前方,像是在期待早点到又像是在害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