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五中文网>小说书库>言情女生>狂野十八少年时> 第二百八十七章 赶鸭子上架

第二百八十七章 赶鸭子上架

  在离演唱会还有五六分钟的时候,一个气质出众的女人进了影剧院,她最后落座的位置是五排三十五号。
  这让右边的邻居惊诧不已。
  “菊花姐,这个位置是你留的”
  “怎么不行啊”
  “我就说肖雨给我票,这怎么还还留了个空出来,原来是您老人家呀。”
  秦纹菊用掏出一块手帕,在座位上扫了两下,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很老吗”
  在质问万帆的同时秦纹菊扭头向右对万帆右边的谢美玲点点头。
  这个小姑娘她认识,是万帆企业里的保管员。
  谢美玲也对秦文菊笑笑。
  一想起自己曾经还吃过这个女人的醋,谢美玲感觉脸蛋有点发烧。
  利用演唱会开幕前的短暂时间,万帆和秦纹菊进行了短暂的交流。
  话题主要是东方游戏厅过年期间的营收情况。
  东方东方游戏厅的日售币率始终保持在两千块钱左右,其中有部分日子出售游戏币达到了近三千元。
  仅仅过年期间,秦纹菊已经收回了五万快钱的投资。
  按照这个速度,到夏天她就会收回全部近四十万的投资。
  对这个回报率秦纹菊是相当满意的。
  “谢谢你给姐开了一条财路,哪天请你吃饭。”
  “吃饭就免了吧,我现在忙得很,哪有时间跑街里来吃饭”
  万帆赶紧拒绝,他想起昨天晚上秦纹菊那句要睡他的话,他害怕吃完饭被秦纹菊领到某个地方就地正法。
  秦纹菊颇有深意的笑笑,没再说什么。
  7点30分,帷幕拉开礁石乐队九二年度红崖演唱会正式开始。
  首先是黑暗的舞台,然后有音乐声响起,随着主唱一嗓子吼出,舞台上的灯光大亮。
  还是万帆当初设计的那老一套开场形式,想不到他们还在用这,这说明他们没有一点与时俱进的精神。
  九二年的时候要找出一个专业的主持人,还是不太容易的。
  礁石乐队这这台晚会也没有主持人,只有主唱唱完了一首歌,机械的报出下一个曲目就开始唱,这样一来,始终没有掀起演唱会应该有的那种高潮氛围。
  肖雨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要解决这种情况,他们需要一个能调动观众情绪的人。
  正巧台下就坐着现成的一个人。
  于是根本就没打算上台的某人就被礁石乐队的成员连拉带扯地扯台上去了。
  万帆非常的郁闷,自己就是来跑龙套的,这怎么跑着跑着变成主角了
  万帆被礁石乐队的人拉上台,他厂子里的人都跟着集体懵逼。
  就连谢美铃都蒙圈了,这是什么情况呀
  万帆既然被拉上台了就不能白来了,拿起话筒开始主持。
  “红崖的父老乡亲们,我又来了。”
  别说还真有记忆好的人。
  “哎呦握草,这家伙又出来了。”
  “这家伙有意思,这家伙老能耍了。上次看礁石的演唱会,这货把我逗的笑了半天。”
  从商业大厦开业到礁石乐队第一次在红崖开演唱会,万帆都有参与,因此他被人记住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万帆被拉扯上台了,秦纹菊就做到了万帆的位置和谢美玲挨在一起,看到谢美玲一脸懵逼的样子,奇门局笑着问:“小妹妹还记得我吗”
  谢美铃点头:“记得你到过我们厂。”
  “记得就好,你不知道他会唱歌吗”
  “他会唱歌我倒是知道,但是他能上台我就不太清楚了。”
  秦纹菊把耳朵凑近谢美玲的耳朵:“你这个小男友可是了不起啊,千万要抓住,别让他跑了。”
  谢美玲脸红了:“你怎么知道他告诉你的”
  原来她以为两个人之间挺保密的事儿,这怎么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了
  她母亲知道那是威逼利诱的结果也就算了,但是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没人告诉我,他嘴可严了,我是第一次到你们小厂,我看出你们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因为前面有她小舅妈郭乐凤的前车之鉴,谢美铃恍然大悟。
  这个女人的眼睛和他小舅妈是一个档次的,可能都是属猫的。
  万帆的出现让现场的气氛很快就活跃起来,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坐着看摇滚的人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后排的人几乎都站起来了,前排的人慢慢也跟着站起来,整个场子里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万帆上台的时候打定主义只是来帮着主持,根本没准备开嗓。
  可是最后一首压轴歌曲,就是那首墙上的向日葵,胡祥的嗓子唱哑了,在肖雨的请求下,万帆只能友情客串出场了。
  救场如救火,他就是不想上也得上了。
  “什么是我们分开的借口”
  昨天晚上接到这首歌以后,礁石乐队连夜进行了配器和排练,现在加入了定音鼓贝斯,电子琴等伴奏以后,效果更加的震撼。
  万帆头一嗓子吼出,舞台下掌声雷动,叫号声如潮。
  谢美玲傻呆呆的看着台上的万帆。
  这货啥时候还学会这套了不过刚才这一嗓子倒是蛮酷的,有点帅呆的感觉。
  心里泛起了甜蜜蜜的感觉。
  别说谢美玲有点傻,万帆厂子里的员工同样发傻,他们想不到自己厂长还有这两下,竟然能上舞台和国内的一个知名乐队同台演唱,而且好像唱的比人家乐队的主唱唱的还好。
  一曲唱罢。
  万方开启了插科打浑模式。
  “唱的好不好”
  “好”台下一片迎合之声。
  “再来一个,要不要”
  “要”
  “真要假要”
  “真要”
  “可惜唱完了,就是要也没有了。”
  哄笑声响起。
  “耍呀,耍大刀呀”
  不管是耍大刀还是耍菜刀,还是耍镰刀,反正是唱完了。
  万帆可没打算返场,宣布演唱会结束就下台了。
  “五一的时候到我们村来场露天演唱会怎么样”
  在后台,万帆和肖雨胡翔商量。
  “你问老板开口了,我们能不去吗”
  “别酸溜溜的,我不是让你们白唱,车接车送管吃管住,出场费两千一场,起码不能让你们赔上。”
  他们现在举办一次一场演唱会,也不过就赚两千多块钱,万方给的钱也不算少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